西部食品网-食品行业权威综合门户网

本站热线:029-87297518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深度报道 >

4块钱的营养餐被“偷吃”,中国的农村孩子怎么办

来源:中国新闻周刊微信号 更新时间:2018-09-26 15:49

  西部食品网讯;菜谱上写着鸡丁、蒜苔、小米粥,孩子们吃到的是半碗干巴巴的素面条。因为难以下咽,有孩子将面条泡了水,混了一顿饭。

  日前,位于河南省商水县谭庄镇大曹村的大曹小学的营养餐,在网上招来骂声一片。

  大人榨菜泡面火腿肠,那是不努力,可孩子有什么错?

  黑了良心!4块钱本来就不够吃,还克扣孩子的饭钱!

  别看苍蝇小,吃起来可真不挑!

  揭露虽然大快人心,但这还只是冰山一角,打学生营养餐的主意,这可不是第一次。

  今年6月,在国家级贫困县江西省遂川县,禾源镇中心小学的营养餐发现肉类食品变质,且有大量活蛆蠕动。家长在微信群中反映此事,反被老师解散了群。

  今年4月份,在国家级贫困县河南省虞城县,在没有公开招投标和告知家长的情况下,孩子营养餐中原来发放的“雨润”牌火腿肠,被更换成当地的“田黄石”牌鸡肉火腿肠,疑似未拿到生产许可证的食品被允许进入校园试吃。

  2016年,在河南省太康县,芝麻洼乡孔寨小学校长被曝光,其连续2年克扣学生的营养膳食补助物资,累计克扣的物资金额达10万元……

  这么多的个例积少成多,一份大数据让我们能够在全貌上一览究竟。

  2017年6月1日,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在农村学生营养改善专题研讨会上介绍,一项对100个县9200余所农村学校的营养餐情况监测发现,近半数学校的营养餐没有达标。

  国务院是从2011年开始,启动“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”的。

  计划实施7年来,全国共有29个省市(京、津、鲁单独开展了学生供餐项目)1631个县实施了营养改善计划,受益学生人数达3700万。

  在补助标准上,中央财政按照每生每天3元的标准提供营养膳食补助,2014年这一标准提高到了每人每天4元。

  然而,在具体实施的过程中,怎么就成了“鸳鸯腿上劈精肉”?

  表面上,按照《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实施细则》要求,需定期公布配餐食谱、数量和价格,严禁克扣和浪费,确保4元膳食补助全部吃进学生嘴里。

  实际上,一位从事食品安全检测的专家在2015年就曾敲响过警钟:劣质农产品最大的藏身地是在学校——它们是最大的采购方。由于国家所拨发的膳食补助额是一定的,采购人员一般都会在价格上打算盘。

  根据2015年9月23日全国学生营养办发布的《全国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实施进展情况通报》,实施过程中存在的问题主要表现为三个方面:

  一是套取、挤占、挪用专项资金。比如自2014年11月起,财政部、教育部将学生营养膳食补助标准由3元/人/天提高到了4元/人/天,河南省郸城县、湖南省邵阳县、湖北省房县并未按时提高学生营养膳食标准。

  二是发生食品安全事故。比如2015年9月11日,甘肃灵台县西屯镇新民小学54名学生食用营养餐后,疑似食物中毒,涉及学生全部入院治疗。

  三是食堂建设和食堂供餐方式推进慢。比如截至2015年6月底,河北省怀安县有国家试点学校52所,仅有2所学校采取食堂供餐模式。

  而在2017年3月2日发布的后续通报中,存在的问题一项,内容大幅缩减,用词语焉不详:

  目前还存在一些困难和问题。一是规范管理问题。个别地方招标不到位,食材质量得不到保证;资金管理不严,挤占挪用、虚报人数套取补助的情况偶有发生……

  2017年,中国政府全年决算花费20.3085万亿人民币,其中花费最多是教育部,一年花掉了3.01万亿。

  其中又以小学教育投入最多,花费8205亿。2017年小学生人数1亿,平均每个学生花费8000多元。

  现实中,我们屡屡看到的,是偏远贫困小学生失学和营养午餐困难的报道。

  虽然只是简单的一蔬一饭,营养餐的意义却是无远弗届。

  北京大学儿童青少年卫生研究所所长季成叶表示:在近年来纷纷推出的各项学生营养促进活动中,以学生营养午餐的干预方式最规范、干预强度最大,应成为以学校为基地的学生营养改善活动的主体。

  研究表明,营养餐能够有效改善儿童缺铁性贫血引发的营养问题。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跟踪监测数据显示,中小学生的贫血率从2012年的17.0%,降低到2013年的14.8%、2014年的13.5%和2015年的7.8%。

  季成叶长期研究发现,即使轻度贫血也会对儿童身心健康产生不良影响,比如输氧功能减弱,脑组织慢性缺氧,影响学习效率;干扰神经递质代谢,损害智力发展,引发行为问题。学习的好坏直接影响升学。

  斯坦福大学国际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罗斯高(Scott Rozelle)在中国做了37年的科研,在2017年9月15日一席的公开演讲中提到,在中国,城里93%的孩子是上高中的,比美国的92%还要好。

  然而,农村(尤其西部贫困农村)的贫血程度尤其严重。在贫困农村有63%的孩子,一天高中都没有上过,包括职中、职高。

  接受不到高等教育,意味着只能从事简单廉价的劳动,甚至找不到工作,或者失业。

  虽然只是简单的一蔬一饭,想要做好营养餐却并不简单。

  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健康所学生营养室主任胡小琪表示:由中央财政提供的营养膳食补助,不是我们平常听到的简简单单的免费午餐,这个概念需要有所纠正。

  免费午餐与营养午餐的区别,是“吃得饱”和“吃得好”的区别。“吃得好”的好,不是大鱼大肉的好,而是营养学意义上的好。

  在营养餐领域,日本是值得我们好好借鉴学习的。日本是世界上推行学校营养午餐最深入、最完善的国家。

  首先是法律法规的完善。早在1932年,日本就颁布了第一部关于学校营养午餐的法规《学校给食临时施设方法》,1954年又通过了《学校营养午餐法》等一系列法律法规,明确提出在全国范围内推行学校营养午餐计划。

  其次是操作的专业性。中小学每个月的午餐食谱,都由专门的营养师根据有关标准,结合当地条件和学生的具体情况设计。凡是学校食堂或送餐公司的管理者,不仅要有实际的食品加工业务经验,还必须取得执业资质。

  再者是监督的及时跟进。校医每三个月要对配餐中心和配餐室的卫生状况抽查一次;当地卫生保健机构每年要到配餐中心及配餐室进行2-3次卫生检查;教育行政部门负责营养午餐的人员,也要对辖区的配餐中心及学校配餐室定期检查。

  反观河南商水营养餐事件,当人们看到孩子们吃着“泡面”,也再次看到了严峻的现实,人们质疑监管缺位,追问专业主义缺失,呼吁立法和相关标准的法治化、制度化、规范化,而不仅仅是个例中人性良善与道德的拷问。

  教育是社会的底线,尤其是以中小学生为主的义务教育,更应认真对待。想从孩子们嘴里夺食,公众不答应。

分享到:
更多精彩热图